首頁(ye) 雲嶺要聞(wen) 審(shen)查調查 工作動(dong)態 黨紀法規(gui) 黨風政風 巡視巡察 信息公開 監督曝光
所(suo)在位(wei)置︰首頁(ye) >> 黨紀法規(gui) >> 業(ye)務(wu)顧(gu)問
他緣何(he)觸犯行賄罪
從雲南省(sheng)彌勒市政法委原書記(ji)席之湖賄賂犯罪一(yi)案說起
發布時間(jian): 2020-02-28 07:16:06 來源: 中(zhong)國(guo)紀檢監察報(bao)

特(te)邀嘉(jia)賓

彭長焱 紅河州紀委監委第十三審(shen)查調查室主任

孫嘉(jia)興 建水縣(xian)人民檢察院(yuan)第一(yi)檢察部主任

鄒 文(wen) 建水縣(xian)人民法院(yuan)刑庭庭長

編者按

國(guo)家工作人員送給同樣身份的國(guo)家工作人員錢財,如(ru)何(he)定性?國(guo)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(wu)便利,“借取”他人錢財不還,如(ru)何(he)定性?近期雲南省(sheng)紅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中(zhong)級人民法院(yuan)二審(shen)的一(yi)份刑事裁(cai)定書,就對(dui)以(yi)上(shang)問題(ti)進行了闡(chan)述。本(ben)案中(zhong),彌勒市政法委原書記(ji)席之湖在上(shang)訴理由中(zhong)辯(bian)稱,送給他人錢財是受騙,因為收錢的人沒有任何(he)職務(wu)便利能為其謀取職務(wu)調整;向他人索要錢財是私人間(jian)借款,且yi)詒bei)立案調查前就已經(jing)讓妻子(zi)代為償還,不應(ying)認定為受賄。就本(ben)案中(zhong)有關爭議問題(ti),我(wo)們特(te)邀相關單位(wei)工作人員各抒(shu)己見,並請(qing)讀者學習討論。

基本(ben)案情︰

2013年至(zhi)2018年間(jian),席之湖先(xian)後擔任彌陽鎮黨委書記(ji),彌勒市xing) N ?姓ㄎ 榧ji),利用職務(wu)上(shang)的便利,為彌勒市某運輸公司在工程發包(bao)、工程款劃(hua)撥及對(dui)該公司實dao)士?迫司儔bao)線索的處理、司法案件辦理方面提供幫助(zhu),並謀取利益,充當以(yi)該控制人為首的黑社會性質(zhi)組織的“保護傘”,先(xian)後三次收受該運輸公司所(suo)送tui)嗣癖.7萬元。

2015年至(zhi)2018年間(jian),席之湖利用其擔任彌勒市xing) N ?姓ㄎ 榧ji)兼彌勒市建設巷片區(qu)城(cheng)市棚戶區(qu)改造項(xiang)目協(xie)調領導(dao)小組常務(wu)副組長等職務(wu)上(shang)的便利,先(xian)後三次收受某房地產(chan)開發公司等(有關人員ben) 復 恚┤suo)送的財物共計人民幣93.5萬元,並在工程建設方面為他人謀取利益。

2016年2月(yue)的一(yi)天,席之湖利用擔任彌勒市xing) N ?姓ㄎ 榧ji)等職務(wu)上(shang)的便利,向某房地產(chan)開發公司彌勒分公司的辦公室主任楊某某索要人民幣3萬元。

此(ci)外,席之湖為謀取職務(wu)上(shang)的調整,2016年8月(yue)至(zhi)10月(yue)間(jian),他找ye)皆頗鮮sheng)發展與改革(ge)委員bei) ?魅嗽蓖蹌襯常 yu)通過王某某為其職務(wu)調整尋求(qiu)幫助(zhu),席之湖通過妻子(zi)熊某先(xian)後兩次送給王某某現金共計人民幣20萬元。

2018年8月(yue)22日,王某某在得知席之湖被(bei)調查後,通過銀行轉賬將20萬元人民幣退還熊某。

查處經(jing)過︰

【立案審(shen)查調查】2018年8月(yue)13日,紅河州紀委監委對(dui)席之湖嚴(yan)重違紀違法涉嫌(xian)犯罪問題(ti)立案審(shen)查調查,並于同日采取留(liu)置措(cuo)施(shi)。

【采取刑事強制措(cuo)施(shi)】2018年9月(yue)30日,紅河州紀委監委給予席之湖開除黨籍、開除公職處分,並將其涉嫌(xian)犯罪問題(ti)移送州檢察院(yuan)依(yi)法審(shen)查起訴。同日,州檢察院(yuan)指(zhi)定建水縣(xian)檢察院(yuan)辦理此(ci)案,同日建水縣(xian)檢察院(yuan)決定對(dui)其進行逮(dai)捕(bu),並交由建水縣(xian)公安局執行。

【審(shen)查起訴】2018年12月(yue)18日,建水縣(xian)檢察院(yuan)針對(dui)席之湖涉嫌(xian)犯罪一(yi)案向建水縣(xian)人民法院(yuan)提起公訴。

【一(yi)審(shen)判決】2019年5月(yue)21日,建水縣(xian)人民法院(yuan)作出一(yi)審(shen)判決,被(bei)告(gao)人席之湖犯受賄罪、行賄罪,數罪並罰(fa),決定執行有期徒刑七(qi)年,並處罰(fa)金人民幣六(liu)十萬元。

【提起上(shang)訴】宣(xuan)判後,席之湖以(yi)一(yi)審(shen)認定其犯行賄罪的事實錯(cuo)誤,認定其索賄的事實不清,證據不足,一(yi)審(shen)量(liang)刑過重為由,向紅河州中(zhong)級人民法院(yuan)提出上(shang)訴。

【二審(shen)判決】2019年8月(yue)19日,紅河州中(zhong)級人民法院(yuan)經(jing)審(shen)查認為,原審(shen)判決認定席之湖犯受賄罪、行賄罪事實清楚,證據確實充分,定性準ji)罰(fa) liang)刑適當,審(shen)判程序合法,因此(ci)裁(cai)定駁回上(shang)訴,維(wei)持(chi)原判。

一(yi)、席之湖嚴(yan)重違紀涉嫌(xian)違法犯罪的問題(ti)是如(ru)何(he)發現的?關于違紀和涉嫌(xian)犯罪方面,席之湖有哪些從輕(qing)或從重處罰(fa)情節?

彭長焱︰2018年2月(yue)11日,紅河州紀委接到省(sheng)紀委交辦的彌勒市大樹村委會原主任王永才涉黑涉惡及“保護傘”問題(ti)線索,及時成立了su) 缸椋 牘 不匭xie)同配合,查清王永才涉黑犯罪問題(ti)。隨後,對(dui)此(ci)案牽(qian)出的彌勒市xing)  N ?姓ㄎ  榧ji)席之湖涉黑腐敗(bai)和充當“保護傘”問題(ti)進行立案審(shen)查調查。

經(jing)查,席之湖違反政治紀律,對(dui)抗組織審(shen)查,與他人串供;違反中(zhong)央八項(xiang)規(gui)定精神和廉潔(jie)紀律,多次接受他人吃請(qing)和車輛服務(wu),收受他人禮品(pin)、禮金;違反工作紀律,利用職務(wu)上(shang)的便利和影響,為他人謀取利益,充當“保護傘”;利用職務(wu)上(shang)的便利,索取他人財物和收受他人財物共計人民幣104.2萬元,為他人謀取利益,涉嫌(xian)受賄犯罪;為謀取不正當利益,給予國(guo)家工作人員財物共計人民幣20萬元,涉嫌(xian)行賄犯罪。

在審(shen)查調查期間(jian),席之湖積極(ji)配合審(shen)查調查,如(ru)實交代了su)櫓 顏莆盞鈉涫帳萇婧詵缸鎰櫓 摺 斕dao)者王永才賄賂和相關人員bei)唄肝侍ti),並積極(ji)退贓,具有從輕(qing)處罰(fa)情節;同時,席之湖為黑社會性質(zhi)組織充當“保護傘”,既(ji)有涉黑涉惡腐敗(bai)問題(ti),又有充當“保護傘”問題(ti),具有從重處罰(fa)情節。

二、為何(he)認為席之湖構成行賄罪?實dao)zhong),公職人員行賄罪有哪些常見表(biao)現zhong)xing)式?

孫嘉(jia)興︰根(gen)據我(wo)國(guo)《刑法》第三百八十九pan)踔 gui)定,為謀取不正當利益,給予國(guo)家工作人員以(yi)財物的,是行賄罪。本(ben)案中(zhong),就席之湖的行xing)﹫純矗/p>

一(yi)是席之湖送錢給王某某,目的是為了謀取不正當利益。通過席之湖及其他證人的言詞證據,我(wo)們審(shen)查認為,席之湖送錢給王某某是為了職務(wu)調整。根(gen)據2012年最高人民法院(yuan)、最高人民檢察院(yuan)《關于辦理行賄刑事案件具體應(ying)用法律若干問題(ti)的解(jie)釋》第十二條規(gui)定,“違背公平、公正原則,在經(jing)濟、組織人事管理等活動(dong)中(zhong),謀取競爭優(you)勢的,應(ying)當認定為謀取不正當利益”。2016年最高人民法院(yuan)、最高人民檢察院(yuan)《關于辦理貪污賄賂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(ti)的解(jie)釋》第七(qi)條規(gui)定更(geng)是將“通過行賄謀取職務(wu)提拔、調整的”列xing) 淌麓Ψfa)的重點關注(zhu)情形(xing)。

二是席之湖給予國(guo)家工作人員財物的金額已經(jing)達(da)到刑事追(zhui)究的立案標準。席之湖先(xian)後兩次送錢給王某某共計人民幣20萬元。已經(jing)達(da)到了2016年最高人民法院(yuan)、最高人民檢察院(yuan)《關于辦理貪污賄賂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(ti)的解(jie)釋》規(gui)定的“通過行賄謀取職務(wu)提拔、調整的”情形(xing)的立案標準,應(ying)當追(zhui)究其刑事責任。

實dao)zhong),公職人員“通過行賄謀取職務(wu)提拔、調整”,有多種表(biao)現zhong)xing)式︰一(yi)是具有上(shang)下級關系的國(guo)家工作人員之間(jian),為謀取職務(wu)上(shang)的升遷進行行賄;二是通過老鄉會、同學會等進行初步溝通交流,假借私人幫忙請(qing)托送現金;三是利用傳統節日、婚喪嫁娶等傳統風俗(su),直接向具有職權的國(guo)家工作人員行賄;四是通過不良嗜好(hao)拉攏(long)腐蝕上(shang)級國(guo)家干部,通過賭博(bo)、會員卡、購he)錕 刃謝摺/p>

三、在席之湖案的審(shen)查起訴過程中(zhong),應(ying)著重注(zhu)意哪些問題(ti)?

孫嘉(jia)興︰作為具體辦案的檢察人員,在該案辦理過程中(zhong),著重審(shen)查了以(yi)下問題(ti)︰

第一(yi),席之湖涉案時,任彌勒市xing) N ?姓ㄎ 榧ji)等職務(wu),是否能夠認定為充當以(yi)王永才為首的黑社會性質(zhi)犯罪組織的“保護傘”?我(wo)們在提前介入(ru)階(jie)段就該問題(ti)與紀委監委的辦案同志進行溝通,認為席之湖利用職權,在工程發包(bao)、案件辦理、關于王永才舉報(bao)線索處理等事件處理上(shang),均為王永才pan) ┌鎦zhu)和保護,並收受王永才財物,能夠認定席之湖充當黑社會性質(zhi)組織的“保護傘”。

第二,具體到行賄事實中(zhong),我(wo)們著重審(shen)查席之湖是否以(yi)謀取不正當利益為目的,有關司法解(jie)釋對(dui)“不正當利益”進行了明確的規(gui)定,在國(guo)家工作人員行賄犯罪中(zhong)多是“通過行賄謀取職務(wu)提拔、調整的”,本(ben)案的情況就是如(ru)此(ci)。

四、席之湖及其辯(bian)護人提出索要錢財不成立受賄罪、送給公職人員錢財不構成犯罪,對(dui)這(zhe)些意見應(ying)如(ru)何(he)看待?

鄒文(wen)︰首先(xian),針對(dui)席之湖及其辯(bian)護人提出的索要錢財行xing) 懷閃?芑咦鏌餳 wo)們認為︰

受賄罪侵(qin)犯的客(ke)體是國(guo)家yi)毓?魅嗽鋇鬧拔wu)廉潔(jie)性,在客(ke)觀(guan)方面表(biao)現為行xing) 死彌拔wu)上(shang)的便利,索取他人財物,或者非(fei)法收受他人財物,為他人謀取利益。利用職務(wu)上(shang)的便利是qin)咐帽ben)人職務(wu)上(shang)主管、負責或者承辦某項(xiang)公共事務(wu)的權力所(suo)形(xing)成的便利條件。

索賄不是一(yi)個獨(du)立的罪名(ming),而是受賄罪客(ke)觀(guan)方面的一(yi)種表(biao)現zhong)xing)式。索賄,是qin)腹guo)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(wu)上(shang)的便利,主動(dong)向他人索要或勒索並收受財物。索要,是qin)感形(xing) 嗽誚兄拔wu)活動(dong)時,向他人以(yi)明示或者暗示的方式要求(qiu)賄賂,但未使用要挾(xie)脅迫的方法;勒索,指(zhi)使用要挾(xie)脅迫的方法,明示或者暗示如(ru)不送財物其事就不好(hao)辦或者會有嚴(yan)重後果。

索賄具有以(yi)下三個特(te)征︰一(yi)是qin)鞫dong)性,即行xing) 聳侵(qin)鞫dong)地要求(qiu)他人給予自己財物,而不是被(bei)動(dong)地等待他人給予財物;二是索取性,即行xing) 艘yi)所(suo)掌握的職權為條件,乘人之危,向他人施(shi)加精神壓力,迫使對(dui)方向其交付財物;三是交易(yi)性,即ci)骰噠咄  xie)迫使對(dui)方向自己給付財物,而以(yi)本(ben)人職權為某chi)中(zhong)形(xing) 蛘 晃 持(chi)中(zhong)形(xing) ﹦換唬 biao)現為權錢交易(yi)的造意者、提起者。索取賄賂和收受賄賂,雖然都是受賄罪的客(ke)觀(guan)表(biao)現zhong)xing)式,但兩者社會危害性不同,無論是qin)鞁guan)罪過還gu)強ke)觀(guan)危害,索賄都要比被(bei)動(dong)受賄嚴(yan)重,因此(ci)我(wo)國(guo)《刑法》第三百八十六(liu)條規(gui)定,索賄的從重處罰(fa)。

本(ben)案中(zhong),席之湖索賄時擔任彌勒市xing) N ?姓ㄎ 榧ji)兼市建設巷片區(qu)城(cheng)市棚戶區(qu)改造項(xiang)目協(xie)調領導(dao)小組常務(wu)副組長,席之湖系城(cheng)市棚戶區(qu)改造項(xiang)目管理者,楊某某系被(bei)管理者,兩者之間(jian)存(cun)在權力制約關系。而且,從楊某某的證言及席之湖的供述中(zhong)看,席之湖在自己有能力歸還的情況下long) yi)直沒有歸還的意思表(biao)示及行xing)  竊謁骰 形(xing) ?僥旰螅 旌又菁臀 轡 ?魅嗽倍dui)本(ben)案進行外圍調查時,席之湖才安排妻子(zi)歸還楊某某3萬元,這(zhe)是典型的以(yi)借為名(ming)、實為索要錢款的受賄行xing) /p>

其次,針對(dui)席之湖及其辯(bian)護人提出的其送給王某某20萬元的行xing) 當bei)騙、不成立行賄罪的意見,我(wo)們認為︰

行賄罪在主觀(guan)方面表(biao)現為直接故(gu)意。即明知自己的行xing) 鞘章(zhang)蜆guo)家工作人員以(yi)及其他依(yi)法從事公務(wu)的人員,利用職務(wu)上(shang)的便利為自己謀取不正當的利益,而故(gu)意實施(shi)這(zhe)種zhong)形(xing)  饌寄比﹝徽崩妗P謝叩哪康模 謨謔構guo)家工作人員bei)蚱淥郵鹿 wu)的人員利用其職務(wu)上(shang)的便利為自己謀取不正當利益。不正當利益是針對(dui)正當利益而言的,是qin)父gen)據法律、行政法規(gui)及有關政策規(gui)定不應(ying)當得到的利益,包(bao)括非(fei)法利益。

本(ben)案中(zhong),席之湖為謀取職務(wu)上(shang)的調整欲(yu)通過王某某向能夠幫其調整職務(wu)的人員行賄,席之湖通過妻子(zi)熊某先(xian)後兩次送給王某某現金人民幣20萬元,客(ke)觀(guan)上(shang)席之湖已經(jing)把20萬元錢交給王某某,主觀(guan)是為了通過王某某送錢給能夠幫助(zhu)其職務(wu)調整的人員,其行xing) 閑謝咦 鬧 ke)觀(guan)要件,應(ying)以(yi)行賄罪定罪處罰(fa)。(程威(wei))

恒彩平台

恒彩平台 | 下一页